谭旭光杀回中国重汽 全球最大重卡企业或将诞生
发表时间:2019-09-11

  谭旭光第一次说这句线亿元的中国重汽集团在政府主导下一分为三——济南重汽、重庆重汽和陕西重汽。在集团主持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时任潍坊柴油机厂厂长的谭旭光无意中这样说道。

  当时的他应该不会想到,6年后,他和中国重汽董事长马纯济会成为这句线日,山东省国资委颁布文件称,为支持中国重汽红筹上市,避免潍柴动力的同业竞争,山东省国资委批准中国重汽和潍坊柴油机厂实施产权分离,中国重汽持有潍柴的全部产权一次划归山东省国资委所有。

  当年12月23日,潍柴与中国重汽签订《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与潍坊柴油机厂产权分离及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相关事宜善后协议书》——潍柴彻底与中国重汽划清界限。

  帮宁工作室了解到,中国重汽中层以上正职干部,包括外地下属公司部分主要领导参加了这次会议。

  山东重工集团成立于2009年,是以潍柴集团为主体,联合山东工程机械集团(简称山推)和山东省汽车工业集团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

  一纸通知,令无数人唏嘘,同时也将当年闹分家的两个当事主角——谭旭光和马纯济再次推至聚光灯下。

  他们都从一线年出生的马纯济比谭旭光年长8岁,1970年进入济南汽车配件厂,从一名普通工人干起。17年后升任济南汽车配件厂厂长,2000年弃官从商,就任中国重汽董事长。

  谭旭光16岁进入潍柴厂,人称“谭大胆”,也从基层员工做起。1998年出任潍柴厂厂长前,几乎在所有岗位都干过。

  他们都挽救企业于水深火热之中。马纯济接手中国重汽时,企业负债138亿元,亏损83亿元,欠发工资4.42亿元,员工不断上访。

  谭旭光接手的潍柴是一家产品严重积压,负责3亿多元的贫困国企。全厂1.4万人,6个月没有发过工资,企业濒临倒闭边缘。

  他们管理风格迥异。谭旭光讲效率,重结果,说一不二。香港现场开码网站,马纯济练达内涵,更通人情事故。最终结果是,谭旭光通过强硬手段改造了潍柴。而马纯济通过系列国企改革,使老国企重焕生机与活力。

  应该说,这个过程中,山东省国资委始终都是个大度的东家,放手让他们在各自领域施展拳脚,且相安无事。

  2017年12月12日,在中国重汽集团领导干部会议上,山东省济南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李刚宣布济南市委任免意见:因年龄原因,马纯济同志不再担任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常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马纯济卸任后,济南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伯芝接任。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作为济南市政协副主席、民革山东省委副主任、民革济南市委主委,王伯芝只是一个过渡性人物。

  事情早有征兆。马纯济卸任6天后,即2017年12月18日,潍柴2018商务大会期间的媒体沟通会上,当被问及山东重工对山东省交通工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整合进度时,谭答完问题后,又主动接着说,接下来也可能是中国重汽。

  “我们当时都不以为意,都觉得潍柴重组中国重汽像个笑话。”一位现场亲历者向帮宁工作室回忆,现在看来,这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帮宁工作室了解到,坊间关于“谭旭光将出任中国重汽党委书记”的传闻从上周开始广为流传,至这周因媒体报道而发酵,且已影响到双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

  在一份中国重汽(香港)香港有限公司(2018年8月30日)的总裁办公会议纪要中,对“关于近期有关传闻的几点要求”这样写道:

  “这份会议纪要,一是回避合并之事,二是要求领导班子成员除非急事,近期不安排出差活动。”一位观察人士告诉帮宁工作室,这里其实大有深意,意思是请领导班子成员静候通知。

  “时间节点应该是9月1日(公布)。”上述观察人士说,那就等着看官方消息。

  2018年9月1日上午9时,底牌揭开。毫无悬念地,传闻再次成为遥遥领先的预言。

  2018年8月30日晚,在天津于家堡洲际酒店举办的“中国汽车产业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杰出人物表彰大会上”,为中国汽车效力的新老汽车人汇聚一堂。他们热议的话题只有一个:

  我们来看看数据。以2017年为例,中国重汽产销19万辆,陕汽是17万辆,简单数字相加为36万辆,而当年排名重卡第一的一汽解放是24万辆。众所周知,中国是全球最大重卡市场。

  这是一场改写中国重卡产业格局的重组之战,也是继谭旭光操盘德隆系之后的又一场胜仗。

  自2009年成立以来,山东重工集团已将7家子公司——潍柴控股集团、山东山推工程机械、山东省汽车工业集团、山重建机公司、山东山推机械公司、山重融资租赁公司、山东重工集团财务公司纳入麾下。

  与此同时,它拥有4家上市公司和5支股票,分别为潍柴动力(2338HK)、(000338SZ),潍柴重机(000880SZ),山推股份(000680SZ),亚星客车(600213SH)。

  2012年1月,潍柴重组豪华游艇制造企业——意大利法拉帝公司,将产业链条延伸至其他领域。

  2012年8月,潍柴动力与德国凯傲集团战略合作,并购林德液压集团,彻底改变我国高端液压产品长期依赖进口局面。

  2016年6月,潍柴集团境外子公司凯傲集团全资收购全球物流运输供应商德马泰克(Dematic)公司全部股权,将业务拓宽至北美市场。

  2011年,山东重工印度有限公司就在印度德里注册。2015年,投资1000万美元的潍柴印度分公司建成投入使用,运营一年后实现盈利。

  2017年9月,潍柴动力股份与白俄罗斯马兹公司合资,在中白巨石工业园建发动机厂,项目总投资5000万美元,2017年9月工厂启动,预计今年底建成。

  现在,潍柴重组中国重汽后,谭旭光已不仅仅是再造一个新潍柴动力,而是把目光投向位于华山之巅的世界重卡业。

  一般来说,跨国公司之间的重组整合,要么产品互补,要么市场互补,大众集团收购曼重卡和斯堪尼亚重卡就是典型案例,因为大众集团没有重卡。

  。还需要注意的是,倘若像之前媒体报道的那样,“中国重汽集团董事长王伯芝、总经理蔡东可能离开中国重汽集团,另有作用”。而董事长和总经理同时离开,没有平稳过渡,